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) | 我要充值充值

第二十五章 争夺(1)

  看正版言情小说,来陌上香坊小说网(www.msxf.cn)

  十月降至,金域豪庭小区门口挂起了漂亮的灯笼和红旗,路边的树木上缠绕着彩灯,这是市中心的富人区,独栋别墅藏在郁郁葱葱的绿植之中群峦叠翠,虽然是闹市区一块僻静的宝地,却弥漫着节日的气氛,明天就是国庆节了。

  宽敞的客厅,柔软的沙发,巨屏投影,博古架上放满了各个朝代的文物,随便拿出一个都价值连城。

  一个女人穿着真丝睡袍,柔滑的布料裹着的身躯,大波浪卷发像瀑布一般铺泄而下,皮肤柔嫩有光泽,一只朱唇微掩贝齿,让人忍不住要去触碰。这如此尤物正是别墅的主人,朱兰花。

  她从壁柜上拿出一瓶红酒,取了一只高脚杯,给自己倒了大半杯,轻轻晃荡着杯子。她看着倒映在杯面上自己,那样美貌尊贵的女人,本该有人给予呵护与宠爱。

  但她没有,偌大的别墅里,她是那样寂寞。

  自从三年前她怀上孩子,他就常常借故不回家,回了家也只呆在书房,有时候干脆睡在公司,更不要谈什么肌肤之亲了,他好像永远没有闲下来的时候。起初,她呆在家,保姆和佣人照顾她的起居,直到孩子出生,他越发变本加厉。

  朱兰花不明白,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,让这个男人如此冷漠,对自己的孩子也不愿意多看一眼。她不是没有自我审视过,她产后积极减肥,常年瑜伽练习让她保持着柔软的身段,她还积极参与到公司的决议之中,试图为自己的丈夫分担一些工作。

  然而,这一切都是徒劳,她的丈夫袁明明,像被下了某种魔咒,看不到妻子的种种付出与辛劳,虽然他维持着表面的礼貌与客气,是的,就是那种客气,让朱兰花渐渐如置身寒冰之中。她吵过,闹过,甚至放下女性的羞涩,主动追着丈夫要再生一个孩子,这些,都被他巧妙地躲过,她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那样,用尽全力,却最终无力。

  直到最后,她终于想通了一些事。他并不是出轨,他甚至再公司不近女色,是财阀圈里的一股清流。他也不是变心,他从前对他怎么样,如今还是怎么样,一如既往的礼貌,客气,会派助理送花,会在结婚纪念日订餐厅。他可能,就是太想证明自己了,他是工作狂,这她是知道的。

  接受这些,朱兰花的心里才会好过。尽管,她常常在洗完澡之后,看着镜子里美妙的躯体,想到自己不过是个三十岁的,而感到无边无际的空虚。

  她将自己寄托于创造财富的快乐之中,对女人而言,能够使之感到快乐的,除了男人,就只剩下金钱了。

  装修的豪华的别墅里,空空荡荡,朱兰花不知不觉中已喝了大半瓶酒,双颊潮红,双目迷离。她想起上次在的包间里,那只肥胖的抚摸她的大腿的手,一阵酥麻的感觉。随即又恨恨地想,哼,白白占了老娘的便宜,说好的签合同,却临时变卦,说什么还需要进一步了解了解。

  这个王八蛋,老色鬼,朱兰花一边在心里暗骂,一边将杯子放在茶几上,脑子里慢慢浸入一些缠绵的画面。

  她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上,轻轻抚摸揉搓,一只手滑到双腿之间,美好的颤抖随之而来。有多久了,她没有再享受过被爱的感觉了。

  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

  一个稚嫩的男童叫着,打断了朱兰花的遐想,她赶紧停下动作,回过头去,两岁多的儿子正试图爬下楼梯,吓得她赶紧冲上去抱住了孩子。

  “宝宝,妈妈在这里呢,别怕,别怕。”她轻拍着孩子的后背。

  尽管朱兰花投身于自己的事业,但她绝对是一个好母亲,她爱自己的孩子,哪怕孩子的父亲也许并不爱她。

  每天晚上,她都会回来给孩子讲睡前故事,只要是孩子的事,她必定亲历亲为,实在顾不上,她也会要求保姆时时汇报孩子的情况。今天她回来的很早,从保姆手里接过孩子,陪他玩了一会儿,又给他洗澡,讲故事哄睡,保姆也睡了,她才有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,好好地发会呆。

  想不到孩子睡了没一会儿就醒了,看到身边没人,自己摸下床去找妈妈。

  “宝宝,怎么睡醒了呀?”朱兰花柔声问。

  孩子像没有完全睡醒,趴在朱兰花的肩膀上,小家伙紧紧搂着妈妈的脖子,不愿意动。朱兰花的鼻子一阵酸,继续轻拍着儿子的后背,让他睡着。

  “ba,ba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儿子突然发出两个完整的音调。

  朱兰花的身子一怔,儿子在喊,爸爸,她再也忍不住,眼泪奔涌而下。都说孩子的心思最是敏感了,儿子像是知道什么似的,到现在也不会叫“爸爸”,自然,她的模范丈夫,从来也不曾单独带着孩子有过亲密的互动。

  可现在,她清清楚楚地听见,儿子会叫“爸爸”了,无论如何,她不能让孩子失去父爱。

  “喂?小赵,帮我和总裁订明天的机票,飞巴厘岛,度假,一周,对,现在就订。”朱兰花掏出手机给前台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接着,她叫醒保姆,让保姆给孩子穿戴整齐,孩子迷迷糊糊有些不情愿:“妈妈,不,不。”

  朱兰花顾不上孩子的反对,自己也穿好衣服,吩咐保姆看家,抱着孩子出了门。

  是的,她觉得她必须做点什么,毕竟他还是她的丈夫,还是孩子的父亲,他有应尽的责任和义务,这事,在哪说都有理,而且是天理。

  她打开车门,把孩子放在儿童座椅上,驱车行驶在茫茫夜色之中。

  通过蓝牙拨出去的电话一遍又一遍,没有人接,她只觉得胸中一口气堵着,难受,迫切地想要爆发,现在她只需要找到那个宣泄的出口。

  车子停在立方集团的大门口,是谁这么没素质,把车停这儿?保安抬头一看,认出了那辆车,赶紧迎上去,大半夜老板娘抱着孩子急匆匆地来公司,看起来像发生了什么大事,他不敢怠慢,抢先一步帮忙按了电梯,直通总裁办公室。

  过道里灯光昏暗,办公大厅空无一人。总裁正在和几个高管开会,商议收购以后的变现计划,正在一筹莫展之时,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。

  “袁明明,你的儿子想见你。”朱兰花顾不得有外人在场,直直地看着自己的丈夫。

  “大家休息十分钟。”总裁发话,让大家都出去。

  在场的各位都很识趣,纷纷接着上厕所尿遁,剩下代俊俊稳如泰山,他想看看,这个朱兰花到底要干什么,张主任拉了拉他,用眼神示意,硬是把他拽着出了会议室。

  下载“陌上”手机客户端,新用户免费看3天,签到奖励陌上币,每日都有喔!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

陌上香坊APP
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
阅读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