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) | 我要充值充值

第五十四章 初知安危

  看正版言情小说,来陌上香坊小说网(www.msxf.cn)

  延治十九年,十二月廿二。这一日,是萧齐冥的生辰。

  往年这个时候,言束流从无缺席,一定会在清晨,给他煮一碗虽然不像样却还能下咽的清水面,权当长寿面了。

  可是今夕,到了夜间的时候,言束流仍然没有消息。

  “大哥,或许那孩子只是遇到了什么意外,一时耽搁……”萧齐洵自从听说逍遥门出事,便暂且放下家中事宜,代替萧云玄及萧家上下,半路又逮住在外潇洒的萧齐音一并来到思宁城,看望萧齐冥。

  当他们到的时候,萧齐冥便是如今这般模样,沉默寡言。所有从外面得到的消息,皆是没有找到言束流半点音讯。

  “是、是啊,大哥,谁说那个握着你们令牌的人就一定是他了,也可能是想抢东西,结果刚抢到就被一剑杀了,然后不小心烧着房子就变成这样了呗。”萧齐音被萧齐洵瞪得实在是没法子了,就赶忙出来也说了两句,希望能让萧齐冥的心中不再过分悲伤。

  萧齐冥并未质疑,也没有回答,只是依旧望着门外,似乎在等什么人。

  忽地,月色之下,一道人影从逍遥门外越了进来。

  “如何?”萧齐冥当下奔了过去,语气之急切,仿佛这个消息很重要。

  对方将自己遮掩地严严实实,萧齐洵与萧齐音丝毫没有清此人的长相,想着或许只是江湖上哪个专门打听消息的门派吧。

  对方摇摇头,附耳过去,几句之后,便转身离开了。

  来去匆匆,没有一丝的犹豫。

  可听完那番话的萧齐冥,更加无助。他踉跄了几步,险些没有站住,还是萧齐洵第一时间上去扶住了他:“大哥,你这是怎么了,他说了什么?”

  莫非是确认了言束流的死讯,否则萧齐冥还能因为如此失魂落魄?

  “你们回吧,我想一个人待在逍遥门……过段日子,我再回家去看爹娘,不用担心我。”

  萧齐冥站稳了些,便木然离去。此话虽然镇定,可眼神之中却毫无生气,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。

  “二哥,大哥是不是把言束流当成弟弟来养的,要不然怎么会这样受打击?你说我们真的能走么,我看他挺严重的。”萧齐音自出生起便是家里的老幺,虽然听说过大哥萧齐冥,却从未见过此人。但好在,二哥萧齐洵对他的疼爱也让他得到了足够的兄长关怀,遂并不曾遗憾什么。

  可是如今见了萧齐冥这般在意言束流,不免也会有些难受。却不知在意的是自家亲大哥更在意外人,还是因为见不得大哥这般强忍悲痛的样子。

  萧齐冥既然开了口,便不可强行留下,于是拉着萧齐音边走边叹道:“我们从小不在一处长大,大哥又一直只有言束流这一个相依为命的亲人。你说大哥把他当弟弟来养也好,当徒弟来栽培也罢,至少有他在的十八年里,我们的大哥并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。”

  萧齐洵带着萧齐音离开了,他们始终相信,无论此事的真相是什么,他们的大哥一定会遵守承诺,回家看望他们的。

  今夕,是萧齐冥的生辰,却未见他有任何的喜悦之情。毕竟二十八年前,他刚出生就被人夺走,直到今年才真真正正地被家里认回。这个日子或许对于他而言,根本就是不能提及的。

  可是,只要有言束流在,这日子便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生辰,能吃到再普通、再平淡无味的长寿面,能体会到一年中颇为不同的一天所带来的的丁点喜乐。

  回到房间,萧齐冥将房门关上的那一刻,倚在门后,沉默了许久。

  耳边响起此前那个蒙面人的话时,心里还是惴惴不安。“公子是自己离开思宁城的,他说他要离开一阵独自思索自己的身世问题,待想明白了才会出现,请门主不要打扰。”

  因无法确定死尸的身份,又不知言束流的安危,遂在萧齐冥的再三思量之下,还是书信一封,快马寄去了京都公主府,想问一问圣上派的眼线,究竟有没有看见什么,或是此事是否是圣上所为。

  几日前,公主的人先抵达了思宁城,说他们暂且不能确定这件事的真伪,会汇合圣上的人一起调查,第一要紧就是先确认言束流是否安好,又究竟去了何处。

  但没想到今夜来的时候,此人的汇报情况竟是如此。

  言束流竟是自己要离开的,那为何不留下只言片语,让他的师傅和朋友担心?这并不像是他的行事风格。

  想到这,萧齐冥更加担心一点,探子说言束流想要独自思索自己的身世问题,还能思索什么?难道是言束流回来之后仍旧不满于皇帝皇后不能将他的身份公开么?

  可言束流若是真的如此纠结、在意,只怕当初也不会轻易离开京都,起码也会去见见他的生母。

  若是皇帝那里可信,只怕言束流也是因为遇到了什么事不能离开,才会用这个借口。为何,为何就是不能向他明言呢,难道自己不值得被信任么……

  但至少,今夜他一直悬着的心暂且放下了。那焦尸不是言束流,这一个好消息,也就足够了。

  既然言束流需要一个独自冷静的时间,那便任他冷静去吧。下次见面的时候,他绝不会轻易放走这个“孽徒”了。

  入夜时,忽然又听见外面一阵脚步声。萧齐冥警惕极了,连忙出去查看,却发现,两个弟弟又回来了。

  “你们怎么回来了?”萧齐冥记得刚刚是和他们说,让他们回去的,怎么就回来了,是落东西了?

  萧齐音瞥了两眼萧齐洵,然后默默地向前一步:“大哥,我俩走着走着想起来,现在天都黑了,早就宵禁关城门了,我俩也回不了家啊。

  能不能再睡一晚,明天早上走啊?”

  萧齐冥微微蹙眉,有些不知该怪自己一时口快顺嘴说让他们回去,还是该怪这两个弟弟着实烦人了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萧齐冥转身便去了言束流的房间,将自己的房间再次让给了这两位弟弟。

  “二哥,你说为什么大哥愿意把他自己的房间、自己的床让给我们睡,却不愿意把他徒弟的房间让出来啊?”萧齐音来了几日,一直都是跟着萧齐洵睡在萧齐冥的房间,这也是萧齐冥的安排。

  萧齐洵并没有问过,但他以为,或许是这个徒弟不喜外人,所以才这样安排。“你问这么多做什么,还不洗洗睡了。”

  但是萧齐冥自己也说不清楚,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。

  下载“陌上”手机客户端,新用户免费看3天,签到奖励陌上币,每日都有喔!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

陌上香坊APP
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
阅读设置